我不是药神——看酶制剂助推医药行业发展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可谓是火爆,票房据说已经超过20个亿。 剧情中它戳中了每个人的痛点,“看病难,看病贵”。以慢粒白血病为线索的电影,讲述了高昂的医药费用对一个个家庭中出现慢性白血病人带来的承重的打击,引发了无数观者对生命和医药的深入思考。

 

  

        等着治病救命的药却是天价,这要老百姓如何能承受得起。 “救命药贵,命要保住了,钱没了。”浅显而直接的矛盾,是继续苟延残喘的求生,还是痛快的放弃,让自己和家人都得以解脱?生命的抉择,如此沉重。

 

    

  

        小编看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发誓一定好好吃饭,爱惜身体,多多锻炼。

  

       其实与格列卫有类似故事的药物还有很多很多,如阿托伐他汀、孟鲁司特钠、奥司他韦等。这里我们重点来讲讲他汀类药品,他汀类药物是目前最为经典和有效的降脂药物,被广泛应用于高脂血症的治疗,他汀类药物的问世,也成为了心脑血管药物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前些年美国辉瑞公司生产的阿托伐他汀钙片 “立普妥”可谓火爆全球,2004 年已成为全球首个销售额突破百亿美元的药品,从1998 年至2016 年,该药物在全球的总销售额接近了1400 亿美元,是医药史上第一个总销售额突破千亿美元大关的重磅药物。

   

      随着2011年,辉瑞公司阿托伐他汀专利到期,全球开始大量仿制,仿制药物瑞舒伐他汀、辛伐他汀、善伐他汀、匹伐他汀、氟伐他汀大量出现,降血脂药物市场五彩纷呈,终端药物价格大幅降低,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 “格列卫”啊!

    

仿制药是不是假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未经国家批准生产、进口即销售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从治疗效果上来看,仿制药是与被仿制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替代药品。

 

       2018年4月,国办印发的《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指出,要促进仿制药研发,重点解决高质量仿制药紧缺问题。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事关人民群众用药安全,事关医药行业健康发展。

    

       3,5-二羟基戊酸(如图)是他汀类药物的药效基团,是该类药物的关键手性侧链。

   该类手性中间体生产工业上主要采用化学法合成,收率只有70%,杂质含量高,需要3次以上精馏操作,且需要采用深冷条件下使用硼氢化钠等强还原剂在苛刻条件下完成,对设备要求高且生产不安全。种种不利导致他汀类药物的生产面临着收率低,质量差、成本高的各种难题。

  

       随着生物催化技术的发展,酶催化手性药物的制备已成为一种新兴制备型药物的方式。 催化效率高,专一性强,具有特定的立体选择性是酶法催化合成的显著特点。

  

       伴随着他汀类氧化还原酶产品的开发与应用在药物生产中,不仅降低了生产条件,解决了仿制药关键技术瓶颈,同时提高了他汀类终端药物产品的品质,降低了药物的生产成本。

  

       安琪特种酶长期跟踪国际生物技术的发展,开创制药工业应用新方向,开发有他汀类酮基还原酶和葡萄糖脱氢酶、脱卤酶等多种产品,为医药手性中间体的合成和产业化提供高效绿色的酶制剂, 助力医药行业的健康发展。

  

 

     生物酶制剂技术的发展已成为医药行业创新和降低成本的重要引擎。期待着在不远的未来,生物催化技术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绿色技术被开发应用在医药行业,大规模量产带来更多高昂价格药价格更加亲民,百姓看得起病!

Shar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