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进中亚的开拓者 ——安琪酵母(伊犁)公司探访记

作者: 黄琼           点击数: 0           发表时间: 2015-10-10 10:19:11

 

   (三峡日报记者 泛舟 阮仲谋)国庆前夕,我们驱车来到素有“中亚湿岛”美称的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探访了在天山北部安营扎寨10余年的安琪酵母(伊犁)公司。


   一份令人惊喜的业绩榜单


   安琪酵母公司在伊犁投资建厂,我们早有所闻,但这家工厂究竟办得怎么样?规模有多大?效益好不好?我们所知并不多。

   9月18日,走进位于伊宁市国家级边境经济技术合作区这家工厂宽敞洁净的厂区,我们不仅目睹了一座规模庞大的现代化工厂,而且再次领略了安琪酵母公司独特文化氛围:商品标识、厂房颜色和建筑风格,与宜昌总部的厂房几乎如出一辙。

   身穿蓝西服的郑念,出生在屈原故里,是安琪酵母(伊犁)公司的总经理。他中等个头,戴着眼镜,举止言谈,颇具儒雅风度。从建厂、投产到经营、扩张,郑念参与和见证了全过程。在伊犁这块边疆的土地上,他几乎奉献了全部的青春。

  对这座浸透着他和同伴们心血的工厂,他了如指掌。在与他的促膝交谈中,我们看到了一份令人惊喜的成绩榜单。

  安琪酵母 (伊犁)公司成立于2004年阳春三月。当时投资超过1亿元。从2008年开始,实施了多次技术改造和产能扩建,其关键设备从欧洲引进。11年累计投资约10亿元,建成了世界一流的全自动集成控制的干酵母生产线、酵母抽提物生产线。目前,该公司具有年产3万吨酵母、年产8000吨酵母抽提物和年产5万吨有机肥的生产能力,其生产规模在安琪酵母公司国内公司名列第二。投产至今,该公司累计实现销售收入46亿多元,实现利润8亿多元,实现税金6亿多元。

  从北疆到鄂西,这份可喜的业绩榜单,都是一张响当当的企业名片。


   一个远见卓识的战略抉择


  仅用10余年就在北疆建成一家规模如此之大、效益如此之好的现代化企业。

  这当然不简单!

  但我们认为,更不简单的是当年企业领导者的战略抉择和远见卓识。

  伊犁,与宜昌相距约4000公里。当年,安琪酵母公司的决策者为何这么看重伊犁?

  谈及这个话题,郑念坦言,这要归功于公司董事长俞学锋和他的决策团队。

  除了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大背景,郑念认为,安琪酵母公司最终选择伊犁,也有多方面的考虑和谋划。

  伊犁地处欧亚经济板块的中心,位于新疆西北边陲,东北与俄罗斯、蒙古国接壤,西部紧邻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特别是设在这里的霍尔果斯口岸,距乌鲁木齐670公里,距伊犁州首府90公里,距哈萨克斯坦原首都阿拉木图市仅378公里,是我国西部距离中亚中心城市运距最短,综合运量最大的国家一类公路口岸。

  拥有130余年通关历史的霍尔果斯口岸,远在隋唐时便是古代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重要驿站。去年盛夏宣告成立的霍尔果斯市,更是成为当今连接欧亚大陆桥、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最年轻的一座城市。

  当年,致力于“做国际化、专业化酵母大公司”的安琪酵母公司的决策者,恰恰是看中了伊犁这种独特的区位优势。选择伊犁,实际上就是在距中亚国际市场最近的节点上构建了一座“桥头堡”。

  当然,对以酵母生产为主的安琪酵母公司而言,伊犁富集的糖蜜、电力、人力等资源,也有极大的诱惑力。

  为慎重决策,从2003年开始,俞学锋和他的决策层先后数次前往伊犁调研、考察、论证。

  在蜿蜓曲折的伊犁河两岸,不少地方都留下他们奔波的足迹。

  当公司投产之后市场反响活跃时,俞学锋再次果敢决策,多次追加投资,以旋风般的速度更新设备,增加产能。

  以伊犁为“桥头堡”,就近西进中亚,继而挺进欧洲,再扩展全球。俞学锋们当初美好的梦想,正在演变成美味的蛋糕。昨日傍晚,安琪酵母公司公关部长兼传播总监李成群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在整个公司的出口总额中,东亚市场的出口额占比高达30%。

  很有意思的是,就在我们在伊犁采访期间,当地媒体刊登的一则消息称,宜昌市与伊犁州刚刚在宜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建“宜新欧”水公铁联运国际物流新通道。

  我们相信,在两地推进共建“宜新欧”的宽阔舞台上,先行一歩的安琪酵母公司,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一种多赢互利的援疆模式


  此次北疆之行,从博州到伊犁,我们在边疆纵横几千公里,采访了不少援疆企业,但安琪酵母(伊犁)公司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最深。

  我们认为,尊重市场规则,实现多赢互利,是安琪在伊犁最为成功的理念和路径,是最受北疆欢迎也是最具活力的援疆模式。

  2014年,安琪酵母(伊犁)公司实现销售收入突破6亿元,年纳税额连续五年居伊宁市之首,为当地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郑念告诉我们,安琪酵母(伊犁)公司对伊犁的贡献不仅仅是税收,还体现在带动就业、拉动产业链等诸多方面。他说,公司现有的800多员工中,99%是当地各族群众,来自宜昌的管理者仅有5人。公司去年支付员工薪酬,包括“五险一金”,共约4000万元。

  善于用数据说话的郑念,粗略地算了这样几笔账。他说,公司的快速扩张,直接拉动了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每年公司仅运输费、包材费、能源费就要投入7000多万元,主要原料采购费用超过亿元。他说,这些都是公司给当地带来的实惠。

  出生在伊犁的闫玉霞,原在伊犁自治州法院工作,是安琪独特的魅力促使她最终“跳槽”。对于公司给伊犁的贡献,她从另一个层面讲了自己的见解。她说,公司给当地的税收、给员工的就业机会等,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还有许多看不见却更为重要的贡献。比如,公司的信息化、先进的装备、工艺技术和现代化的管理,走在全州前列,比如公司的品牌效应等等,对伊犁的城市现代化和工业现代化建设,都起到“标杆作用”。这种贡献是无形的,影响是深远的。

  透过闫玉霞的这番话,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安琪酵母(伊犁)公司虽然只是一家企业,但它在北疆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家企业。


鄂ICP备05068163号©安琪酵母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